文章阅读网

当灵鸟的歌声敲碎窗户时,你模糊着双眼,梦的碎片撒满一地。你轻轻地俯下,想去拾起那哪怕半片玻璃,你的手指触到了五彩的它,你轻轻地摇了蛭石摇头。心还在睡着,不要吵醒它吧。

后窗外老树伊在,静静地洒了一地阴凉,太阳还没升起来,但微光已点满了枝头。铁轨?你猛地一动,蜿蜒着躺余暇生活空间在那个土垛子上,等着,等着一辆黎明前的火车。

你想着这条铁轨罢,你便来到了铁轨上。你低着头悄悄地寻找,寻找什么呢?你不知道,寻找你的土地出让影子。站在冰冻的铁皮面上,碎片般的灰尘,俨然砌成一处沙漠。冷风轻轻地吹来,铁轨微微地颤抖,抖出一片零星的脚印们了。它在告诉你,它曾洗涤间被走过。

白纱笼罩的世界里,染白了的半个天空。太阳出来了,它们说。你回头,看那一幕黑天,还没有来。它没有来了,你不曾属于它。你回过头卫生所,继续走你的轨道,在铁轨上,发现点什么。

世界累了,你微微地抬起头,阳光轻轻地从眼前抹过。然后,隔着两层雾,你看不清他。但,他也看见自然保护区了你,他朝你挥一挥手。你轻轻地走近了他,他轻轻地走远了你。你在追他吗?不,你的心给了你肯定的回答,他只是个路人,他不值得你去追。你药用植物园走你该走的路去吧。

你停下了,你发现你离开了轨道两米路。你回到你的铁轨上。他,微微一笑。雾又大了,或许,你消失了。你轻轻按了按胸口,扬声器箱心还在。你叹一口气,拨开脚下的雾,几条黑黑的铁轨露了出来。

太阳越来越亮了,雾在慢慢地泛散。你看清了这条轨道,湿漉漉地洒满了昼的泪水斜撑,茫茫然伸进了天边。几处新发的芽儿,从铁轨下探了出来,嫩得可爱。你听见了铁轨,它不曾被走过,不曾被走过。因为,像你一样,选择,路过坐式大便器他。